滚轮胎的阿澈

专业造轮胎一百年,从不出厂,没有保障。

有没有浙江特别温州周边地区血型是Rh阴型B的朋友

肆:

四时一刻:



虽然有点突然,在这里发也很奇怪,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途径,可以的话能不能联系一下我,真的非常感谢!




谢谢帮忙扩散和出谋划策的朋友们,真的太感谢你们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




想了想还是写清楚一点比较好,我爸爸得了急性白血病,化疗之后红细胞和血小板都严重下降,急需输血,因为是稀有血型血库没有供给,无论是化疗还是骨髓移植没有足够血液供给就没办法进行,已经跑了血库和各种各样的机构,一直都没有合适的血液,可以的话请帮帮我,帮帮我爸爸,真的非常感谢!




------------




因为不能发微博,麻烦朋友在微博做了转发,链接地址,谢谢帮忙转发的大家,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健康!!!


还好我想到tv这集会喂屎没看,真是明智(手动拜拜)

最近有…柱斑…肉吃吗?感觉好久没吃肉了(இωஇ )

我爱阴阳师,阴阳师使我快乐₍₍ (ง ˙ω˙)ว ⁾⁾

【柱斑】发情期(ABO)之三

过渡章,嗯……

  清晨,森林里已响起了虫鸣鸟叫,南贺川水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安详。晨曦透过薄雾照在宇智波斑的身上,泛起一圈金色的光芒。他踏水而过,返回宇智波的族地。 
  宇智波斑在族地外围的河边逗留了一会儿,虽然他的发情期已经过了,身上的气味也不太明显,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扯开斗篷让千手柱间遗留在他身上的信息素尽量被风吹散。 
  宇智波火核在水边发现他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这么早您就出来修行,真是辛苦了。”宇智波火核寒暄道。斑裹紧了身上的斗篷,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昨夜是你在这一片巡逻吗?” 
  “正是属下。”火核恭敬的说道。 
  “昨晚风雨交加,真是辛苦你了。”斑说道,“我会告诉父亲好好嘉奖你的。” 
  火核有些受宠若惊,他忙说道,“不用了,这是我应该……”话还未说完,宇智波斑抬起手来按在他的肩膀上,“不必谦虚,这是你应得的。”他微笑了一下,放下的手指不经意间擦过火核的颈侧,留下一道红痕。宇智波火核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红,他突然想起斑好像是个年轻而未被标记的omega。宇智波斑又跟他聊了几句,转身走了。 
  回到家中,田岛也已经结束了任务,早就在茶室里等他了。两人先就昨晚的任务说了几句之后,田岛开口说道,“昨晚一定很艰难吧……初次发情期我并不在你的身边,也无法给你任何建议和指导,你一定非常痛苦难熬。”在宇智波一族里,斑无疑是一个顶尖的强大忍者,但以他omega的身份来说,他的能力太过强大了。越是强大的omega趋于本能,会追逐更加强大的alpha作为对象。但是在宇智波一族里并没有能与他并驾齐驱的人。 
  宇智波斑沉默不语,他知道田岛话中的意思。一个强大omega没有合适的alpha,在发情期会陷入生物本能的矛盾死结。一方面因为信息素的影响,他迫切的需要交配,另一方面因为趋向强者的天性,他不会向弱于自己的alpha低头。而当他只能屈就弱者时,他会一边接受一边反抗。在很久之前,宇智波斑还是一个幼童的时候,就目睹过这种惨剧。那个刚刚成年的omega一边哀求结合,而当有alpha靠近时他又拼命反抗,甚至在最后已经被情欲烧得神智不清时,还是出于本能咬伤了和他结合的alpha。他抗拒被alpha标记,拒绝信息素融合。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这个omega被千手一族斩杀为止。 
  “你……昨晚还好吗?”田岛见斑不发一语,关心的问道。 
  斑回过神来,他微微往前弓了一下身,“父亲不用担心,我很好。”他无意识的前倾让田岛看清了他脖子上和锁骨上青紫的吻痕和咬痕。 
   “昨晚是谁守在你的身边呢?”田岛询问道。 
  斑的目光游移,他低声说道,“既然已经结束了,那么那个人是谁就不重要了。”
  见问不出什么,田岛叹了一口气,便让他去休息了。 
  阳光明媚,微风习习,千手柱间结束了夜晚的巡逻,提着一兜蘑菇兴高采烈的往家里走。刚走到族旗之下,一只手突然出现,揽在了他的脖子上。 
  “唷!什么事这么开心啊柱间?”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粗犷男子搂住他打趣道。柱间打了个趔趄,把他的手掰开,“你不用巡逻吗?苍也。” 
  “巡逻这种事不符合我的风格,”他从柱间的布兜里掏出一个蘑菇瞧了瞧,又说道,“我和吾介那家伙交换了一下,晚上巡逻。” 
  “晚上巡逻?”柱间有些诧异。 
  “是啊!晚上的话,会有好事哦……”千手苍也神秘兮兮的凑过来,“传说春天会有耐不住寂寞的山鬼化身成美女来跟人类幽会。” 
  “是吗?哈哈。”柱间敷衍着把他手里的蘑菇又抢了回来,重新塞进了包里。 
  “当然了,你这家伙是肯定不会懂的。”千手苍也故作遗憾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毕竟,你是一个不会发情的alpha嘛!” 
  千手柱间在千手一族里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他是一个毋庸置疑的alpha,但是他从未对任何omega产生过兴趣。当omega发情期的信息素让alpha们情绪激动血脉喷张的时候,他却永远置身事外。“难道那些诱人的omega对你没有什么吸引力吗?”纳闷的千手佛间曾经问过他。“可是那些omega信息素对我根本造不成什么影响啊!”柱间这样回答道。他自信强大,是千手一族的最强忍者,拥有深不可测的查克拉量和族人都望尘莫及的自愈能力,但却是一个对omega信息素没有反应的alpha。族人们都说这是对他太过完美的惩罚,他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直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让他产生了新的想法。 
  “也许我并不是一个有缺陷的alpha。”柱间说道,他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小雀跃。 
  “啊?”千手苍也有些惊诧,他忍不住笑了,“你这家伙胡说些什么呀!” 
  “你相信命中注定这种东西吗?”千手柱间问道,“比如说,只能对特定的人发情。” 
  千手苍也匪夷所思的看着他,“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做梦了现在还没清醒过来?” 
  “啊!是啊,”柱间欢欣鼓舞着说道,“我做了一个非常棒的梦。” 
  接着,他不再理会目瞪口呆的千手苍也,哼着小调回家去了。

 http://senjumadar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37&extra=&page=7  完整版论坛
  就一小段纯洁的洗澡片段居然被屏蔽了OTZ
  “真是个混蛋……” 
  “什么混蛋?”一个好奇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斑吓了一跳,他猛一回头,手臂溅起的水花泼了来人一脸。 
  “呸……”宇智波泉奈抹了一把脸,委屈的说道,“哥哥你干嘛呀!” 
  “抱歉……”斑从旁边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替他擦了擦脸。“我没注意到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宇智波泉奈拉开斑的手说道,“父亲说你发情期到了,我有点担心过来看看。” 
  斑又缩回了水里,他说道,“没什么事,已经过去了。” 
  泉奈担心的扫过他身上的痕迹,伸出手去小心翼翼的碰了下,又问,“疼吗?” 
  斑摇头,“不疼,比起战场上的伤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很快就消掉了。” 
  见斑没什么事,泉奈也就放下心来,他跪坐在斑的身旁把手臂搁在桶边,兴致勃勃的问道,“哥哥,发情期是什么感觉?” 
  “你问这个干嘛?”斑有些诧异的问道,“你又不是omega。” 
  “我就想知道嘛!”泉奈撅起嘴,他今年已经十六岁了,但有时候使起小孩子脾气,斑也拿他没辙。 
  “很热。”斑想了一会儿说道,“身上发热,就像你小时候偷懒结果结错印火属性查克拉暴动的时候差不多。” 
  “哥哥!”对于斑又拿他的童年糗事来说,泉奈提出了抗议。 
  “好吧,不逗你了。”斑宠溺的刮了刮他的鼻子,又接着说道,“热完以后就是脱水,然后肚子疼,omega信息素会暴涨,意识也不太清醒,浑浑噩噩的。” 
  “然后呢?”泉奈紧张的问道。 
  “然后?”斑笑了,“然后就是少儿不宜的内容啦!” 
  “切!”泉奈嫌弃的撇了撇嘴,斑又去拧他气鼓鼓的脸蛋,吓唬道,“你不去修习,跑来这里偷懒,小心父亲知道揍你屁股!” 
  “他才没时间管呢!”泉奈说道,“最近有雷之国的人过来找父亲谈任务,他忙的很,连跟我说话的功夫都没有。” 
  “雷之国?”斑沉吟了一会儿,雷之国内乱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看来本国的忍者已经不够用了,所以才会跑这么远来找宇智波一族。 
  “哥哥你明天陪我练习吧!”泉奈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们好久没有切磋一下了。” 
  “哦?”斑一挑眉,说道,“输了不许哭哦!” 
  “我什么时候哭过啦!哥哥又胡说!”泉奈站了起来,他瞪了斑一眼,瞅到他肩背上的擦痕,又有些泄气的叹了一口气,他垂头丧气的说道,“可惜我不是alpha,不然哥哥也会好过一点。”alpha虽然不会对有血亲关系的omega发情,但是会在omega发情期分泌一种特殊的信息素,可以起到一定的安抚作用。 
  “性别这种事是上天注定改变不了的,”斑拉着他的手安慰道,“更何况我也没事,不过是顺其自然罢了。” 
  “那你舒服吗?”泉奈瞟了一眼他的脸色,小心的问道,“交配的时候舒服吗?” 
  “……小孩子家不要打听这么多!”宇智波斑给了他屁股一下,“快出去!水都要冷了!” 
  泉奈冲他做了个鬼脸,忙不迭的跑了。 
  “唉……”斑捂住了脸,“一个两个都这样,真是……” 
  宇智波田岛在渡口送走了再次来访的雷之国使者,盘算着这次任务的难易程度和任务金额。交接完巡逻任务的众人看到他之后纷纷向他行礼。他漫不经心的点头致意,在和某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信息素气味,他顿在了原地。 
  宇智波火核结束了一夜的巡逻任务,正和同伴商量着要去哪里喝一杯再回去休息,冷不防被族长叫在了原地。 
  田岛转到火核的面前,他心情复杂的盯着这个年轻有为的alpha,火核的脖子上还留着道很浅的伤痕,微弱的omega气息从那里传了过来。他叹了口气,抬手按在了火核的肩膀上。 
  “昨天晚上辛苦你了。” 
  “啊?”宇智波火核想起早上宇智波斑对他说过的话,忙说道,“这不算什么,这是属下应该做的。” 
  宇智波田岛内心五味杂陈,他颇有些不是滋味的盯着火核看了好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走了。 
  “今天碰到的人怎么都这么古怪……”火核挠了挠头皮,他甩甩头,将那些疑问从脑中都甩开,又和同伴勾肩搭背的走了。 
   
  ———————————————— 
  解释一下,柱间的情况特殊,他不是对omega信息素没有反应,是因为自身太过强大,身体会自动筛选强大omega来作为繁衍后代的对象。所以弱小的omega信息素对他来说造不成影响。
  
  
 
  
  

【柱斑】发情期(ABO)下

ABO二设如下
1.A只会被O诱导发情,本身没有发情期。
2.A只有咬住O的后颈腺体并注入信息素才算标记成功,啪啪啪只是临时标记。
3.没有正式标记的情况下啪啪啪不会怀孕。
大概也不会写怀孕
可能会写成系列

连续几天的暴雨终于停了下来。夜空如洗,星子闪闪发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草木香味。

幽暗密林的深处,有两人却对此无知无觉。柱间将头埋在斑的颈窝,他已经沉迷在了这诱人的气息之中。他舔吻着斑的脖子,一只手用力的将他的斗篷扯了下来,斑的信息素立刻弥漫了整个空间。柱间低喘着将斑压到了树上,他急不可耐的用力撕开着斑的衣服,将那湿透的族服扔在了地上。

http://www.jianshu.com/p/cfc0563f1cb5 简书

http://senjumadar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37&extra= 论坛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柱间已经升起了火堆,正在给他烤之前被雨水打湿的衣服。

“你醒啦!”柱间放下衣服坐到他身边,伸手去摸了一下他的额头。“还好,已经退烧了。”昨晚半夜斑突然发起烧来,可把他折腾的够呛。

“什么时候了?”斑坐了起来,幽暗密林不见天日,他也看不到太阳。

“已经是早晨了。”柱间一边回答,一边把水递给他。

“我得走了。”他将柱间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衣扯开。站起身走到火堆旁边捡起自己的衣服,衣服虽然干了,但是从领口到腰间被撕了一个大口子。

“抱歉……把你的衣服弄坏了。”柱间心虚的说道,他偷偷扫了赤身裸体的斑一眼,把头扭到一边,别别扭扭的说,“要不你穿我的吧。”

“穿你的然后回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被一个千手给上了吗?”宇智波斑没好气的说,他将衣服裤子穿好,又去找之前不知道被扔到哪儿的斗篷。

“抱歉……”柱间低声说道,“是我不好,我不该乘人之危,都是我的错……”

斑暼了他一眼,眼见他又要陷入奇怪的消沉癖之中,不禁说道,“算了,是我自己发情期乱跑,让你撞上算我倒霉。”

柱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沉下去,头上甚至长出了一朵小蘑菇,他沮丧的说道,“对不起,我的技术实在太差让你难受了……”

“这不是技术的问题!”宇智波斑气急败坏的说道。

“因为技术太差所以斑觉得倒霉,我理解你。”柱间的头上又噗的长出一朵蘑菇。

“你!”斑炸毛,但是他一如既往地对消沉的柱间毫无办法,于是他妥协道,“好吧,发情期到处乱跑是我不对,碰到你我不倒霉我很幸运行了吧?”

“我就知道!”柱间一改消沉之色,眉飞色舞的说道,“我的技术一定能让你满意。”

斑面无表情的扣上了斗篷的扣子,“我走了。”柱间站起身来拉住了他的手。

“斑……”

“谢谢你,柱间。”斑低声说道,“但我们的关系不会因为这个而改变,你自己也清楚。”

柱间并没有放开,他坚定的说道,“总会改变的,我们一起让他改变。”

“呵……”斑轻笑了一声,“还是这么天真。”他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在这里等你!”柱间在他身后喊到,“下个月我还在这里等你。”

宇智波斑没有回头,他径直走进了柔和的晨光里。

【柱斑】牵手

  自从千手与宇智波结盟以来,已经过了两个多月。时间已经到了夏末秋初,天气变得凉爽起来。
  建村初期诸事繁杂,柱间与斑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也就只有晚上能够忙里偷闲休息一下。
  “今天晚上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傍晚柱间这么提议道。
  斑拒绝了柱间的邀请,“喝酒只会麻痹神经,让人犯错。”
  “不会啊?忙碌的一天之后喝一点清酒,会让人放松下来睡个好觉。”柱间对斑说道,“斑没喝过酒吗?”
  “没有,”斑回答道,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我看过喝醉的人,撒酒疯,又哭又叫……”
  “哈哈……”柱间挠挠头发,“这也只是极端现象而已,在千手一族里,酒能够鼓舞士气,让大家奋勇杀敌。”
  斑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柱间坦然的说道,“不会控制自己的人,就算不喝酒也会情绪不稳定。”他又揶揄了一把斑,“难道斑是怕自己喝醉了撒酒疯吗?”
  “笑话!”斑抱着手臂傲然的说道,“我是那种人吗?!”
  夜半十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从一家小小的居酒屋中走了出来。柱间拒绝了店主出于好意递过来的灯笼。
  “今晚的月亮十分明亮呢,路面看的一清二楚。”柱间笑着说道。他辞别了店主,和宇智波斑一起返回住所。
  深夜的小路上十分安静,只有皎洁的月光和清脆的虫鸣陪伴着两人。              
       千手柱间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和宇智波斑在一起总是能让他快乐。这种快乐与其他任何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不同——他感到安逸从容。这份安定甚至让他心里泛起一股暖洋洋的酥麻感。于是他又靠近了宇智波斑一点,借着酒劲伸出手去拉住了他。
  宇智波斑突然开口说道,“酒的味道还不赖。”
  千手柱间感受到了宇智波斑微妙的窘迫感。他并没有松开拉住斑的手,只是接着斑的话头反问他 ,“斑觉得哪里不错呢?”
  宇智波斑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说的没错,它确实能让人放松下来。”
  “斑现在很放松吗?”千手柱间好奇的问道。
  “嗯。”宇智波斑翘起了嘴角,他眉间的褶皱已经平复下来,酒精让他脑中总是绷紧的弦也松弛了下来。那些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紧张怀疑和不安仿佛全部烟消云散。
  “下次我们再一起出来喝酒吧。”千手柱间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们换一种酒,烧酒怎么样?入口虽然有点辣,但是味道不错而且后劲足。”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话,从酒说到菜,抱怨宇智波家的饭菜又酸又甜不好入口;又从菜说到人,说到家族里的顽固派总是让他费尽口舌。宇智波斑安静的听他半真半假的抱怨和絮絮叨叨的废话,间或应和嘲笑两句。
  千手柱间突然松开了握住斑的手。宇智波斑的心里没来由的沉了一下,一些细碎的情绪涌动着,将他那由酒精麻痹的神经又重新绷了起来。千手柱间抬手将飘落在宇智波斑头顶的树叶拂去,又自然而然的垂下手臂重新握住了斑的手。于是他心里又突然平静了下来。
  他们安静的牵着手漫步在还未建起房舍的林间小道上,明亮的月光从树叶的间隙投射下来,在地上形成点点光斑。 夜风从林中穿过,树叶沙沙轻响。
  虽然柱间与斑都在心里隐秘的期望这段同行的路能够更长一些,但让人遗憾的是幸福的时间总是十分短暂。很快他们就走到了两族分岔的路口。
  “你到家了。”斑轻轻说道。
  “啊…啊…我到了。”柱间应和着,他依旧紧紧握住斑的手没放开。
  斑偏头去看他,柱间依旧傻愣愣的站在路口发呆。斑抽出被柱间握住的手,对他说道,“你进去吧,我先走了。”
  宇智波斑刚转身没走两步,后面的人突然冲到了他面前。
  “斑!我……”
  “你还有什么事吗?”宇智波斑故作镇定的问道。
  “我……”看到斑疑问的眼神,柱间急中生智说道,“我送你回家!”
  “……你是不是喝多了?”宇智波斑的眼神从怀疑变成了鄙视。他伸出五个手指头在柱间面前晃了晃。
  柱间握住他乱晃的手,目光突然变得坚定起来,“我送你回家。”
  宇智波斑怔了一下,他稍微偏了偏头,“啧!真麻烦……好吧。”
  于是千手柱间又开心起来。他重新拉住了斑的手,只是这次换了一个姿势,他分开斑的手指,用自己的指头扣住了他的手背。斑并不理会柱间的幼稚行为,他只是抬着头看着天空。
  此时正是月上中天,皎皎月光投射大地,远处的山峦河流被月色笼罩,更是呈现出一派不同以往的迷离景色。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柱间轻声叹道。
  “啊…”斑应和了一声,他缓缓握紧了柱间的手。
  他们继续在虫鸣夜风中漫步而行,虽然已是夜半三更,明天更有繁杂的工作,但此刻无疑他们是幸福快乐的。
  
  
  ————————————

      小学生谈恋爱~~~~✧٩(ˊωˋ*)و✧

【柱斑】童话故事一则

        很久很久以前,在木叶有一位叫千手柱间的西瓜头王子。在王子十八岁的时候,一个女巫出现了。
         “柱间哟,”穿着黑斗篷带着巫师帽的银发女巫面无表情的说,“你今年成年了,按照童话故事守则,你要出发去拯救你的公举了。”
         “扉间你在干嘛?”柱间好奇的问道。
         “闭嘴!我现在是女巫!”扉间瞪了他一眼,从怀里掏出一本黑色小册子,一本正经的说道,“按照公主攻略守则,你应该先出发前去睡美人的城堡,杀死恶龙解救睡美人,然后得到荆棘王座的蔷薇。”
         于是柱间王子就出发了,银发的女巫也跟随着他。
         “为什么女巫也要跟我一起去救公举?”柱间王子不解的问。
          “要是你打不过,我还可以给你加个BUFF。”银发的女巫这样说道。
         他们来到了被蔷薇荆棘环绕的城堡,城堡里传来巨龙的咆哮,而城堡外一个银发的骑士正坐在路边打瞌睡,仿佛对里面发生的一切都无知无觉。
         柱间王子走到骑士面前,正准备说话,头上突然传来了声音。
         “卑鄙!卡卡西!你居然找了帮手!”红色的巨龙趴在墙头上愤愤不平的说道。
          睡不醒的骑士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他瞅了一眼西瓜头王子,然后向巨龙解释,“你听我说,带土。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巨龙摇着那硕大的脑袋,地上飞沙走石,“虚伪的卡卡西!你这个垃圾!”
          巨龙口水四溅的控诉着骑士的卑鄙无耻,从小学时代抢它棒棒糖一直讲到长大以后抢它的公举。要不是扉间女巫给柱间王子加了一个防护罩,现在他已经和卡卡西骑士一样沦为了落汤鸡。
         “我没有抢你的公举……”卡卡西骑士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抢了!你冲她抛媚眼!她脸红了!你抢了!”巨龙不满的说道。
         卡卡西骑士认真的解释道,“我没有抢你的公举,我都没注意过她,我只注意到了你。”
        巨龙全身变得更红了,他结结巴巴的说,“笨……笨蛋!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你说得对,我就是一个垃圾。”卡卡西骑士难过的说道。
          巨龙手足无措,“不,你不是……你要是垃圾,那我也是垃圾,整个世界都是垃圾!”
          “喂!”扉间女巫提出了抗议。
          柱间王子彬彬有礼的问道,“请问那位公主还在嘛?我还有一个任务要完成。”
         恶龙汪的一声就哭了,公举在十年前就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了巨龙孤独的守护着城堡。
         “她说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可是我到现在都没找到那个门。”巨龙哭诉着,一大串眼泪掉下来砸到了卡卡西的头上。
         卡卡西:“……那不是一个门。”
          “就是门!笨卡卡什么都不懂!我都跟他讲公主已经离开了,他还天天蹲在这里不走!”巨龙抓起卡卡西身后的披风用力的揩了一下鼻涕。
         卡卡西吊在半空中随风飘荡,生无可恋。
          柱间王子耐心的等巨龙哭完,然后向它要了一朵蔷薇,继续踏上了旅途。
           扉间女巫又掏出了小册子,他读道:“蔷薇花可以增加公举的友好度,接下来应该前往灰姑娘的家,拿到灰姑娘的扫帚。”
          他们来到了一栋两层的小楼房面前,门口一位金发的王子正在冲里面声嘶力竭的吼,“佐助助助助!!!我知道你在里面!粗来!!”
          柱间王子询问金发王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昨天晚上,金发的鸣人王子举办了一场宴会,邀请全国的美人过来参加舞会,选出自己的新娘。
  “他孤零零站在那里,我就去跟他讲话。”鸣人王子说道。
  被勒令不许吃点心的佐助眼巴巴的看着餐桌上的番茄咽口水。鸣人王子直接端起了盘子塞在了他的手里。
  “当时他好开心!他一笑我的心都化了!”鸣人王子捂住胸口。
  这时从屋里传来凶巴巴的声音,“我没有开心!我没有笑!是你硬塞给我吃的!”
  “佐助真是不坦率!”鸣人王子冲里面喊,“你明明很开心!我请你跳舞你还同意了!”
  “你逼我的!你说我吃了你的东西就必须和你跳舞!”佐助继续凶巴巴的说道。
  这时从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佐助你真的吃了吗?”
  “哥哥…不…我吃了……”凶巴巴的声音立刻变得软弱起来。
  “啊!就是你!你这个邪恶的哥哥!”鸣人指向里面气愤的说道,“佐助和我跳到一半看到你就逃跑了!害我一个人找了好久!”
  “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呢?”柱间王子好奇的问道。
  “嘿嘿,我给他塞了好多小番茄,他一路跑一路掉,我就跟着过来了。”鸣人王子得意的说道。
  “佐助你不但吃了,还拿了?”低沉的声音继续问道。
  这时从里面咻的一声,扔出了一把扫帚,砸在了鸣人王子的脑门上。
  “你这个超级无敌大笨蛋!!!”穿得灰扑扑的佐助从房里冲了出来气急败坏的说道,“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
  “我愚蠢的欧豆豆啊……”宇智波鼬从房里走了出来,他深沉的说道,“我是不是说过,不要吃国王宴会的任何东西,不然你就会变成王子的新娘?”
  “哥哥!”佐助QAQ
  “这就是无法操控的宿命啊!”宇智波鼬长叹了一口气,“只要你吃了皇宫的东西,从此以后就是皇宫的人了。” *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扉间女巫默默心想,“难道宇智波鼬爱好古希腊神话?”
  “不,这只是哲学的分支而已。”宇智波鼬默默的回应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扉间吃了一惊。
  “我们都是宿命的推动者,命运的女巫。”宇智波鼬严肃的回答。
  柱间王子默默的捡起了扫帚。
  “站在这里的鸣人王子啊!”宇智波鼬咏叹一样的说道,“命运是无法抗拒的,现在你就把我的弟弟带回家吧!他已经是你的新娘了!”
  “真的吗!”鸣人王子兴奋的问道。
  “但是作为你诱骗我单纯弟弟的惩罚,你必须亲自把他背回去。”宇智波鼬意味深长的说道。
  “没问题!”鸣人王子爽快的答应了。
  “哥哥,你真的要赶我走吗?”佐助眼泪汪汪的问道。
  宇智波鼬搂住佐助的脖子,他轻轻的把头贴在他的额头上,温柔的说道,“我亲爱的弟弟啊,不论你变成王子妃还是王后,我都永远爱你。”
  就这样,鸣人王子背着佐助,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柱间王子掏出小手绢与鸣人王子依依惜别,然后扛着把鸣人王子砸出一个大包的扫帚,继续旅行。
  扉间女巫掏出守则,念道,“扫帚是攻击女巫的武器,现在我们应该前往莴苣姑娘的高塔,解救长发公主,任务结束。”
  “看来长发公主就是我的真心人了!”柱间王子开心的说道。
  他们走啊走啊,走到柱间王子的头发都长长了,变成了一个黑长直的英俊青年,终于找到了莴苣姑娘的高塔。
  高塔前面长了一棵巨大的黑色圣诞树。走进了才发现,原来是从高塔上倾泻而下的头发。
  “这个发质一点都不好,看来不是个美人。”扉间女巫不满的说道。
  这时从高塔上探出一个脑袋,“又有愚蠢的骑士过来送死吗!”宇智波斑不满的喊到,“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柱间王子抬头看到了面露凶光的宇智波斑,一瞬间有种心脏被击中的感觉。他捂住胸口对扉间女巫说道,“我觉得我恋爱了。”
  “这算哪门子的恋爱啊喂!!”扉间女巫提出了抗议。
  “我不是——骑士!我——是——王子!”柱间王子冲上面喊,“我是来——娶——你——做我的——新娘!”
  宇智波斑发出了嘲笑的声音,“那你——上来啊!打赢了我——就做你的——新娘!”
  “他好妖艳好做作,和外面那些单纯善良的公主好不一样!”柱间王子幸福的说道。
  “Excuse me???”扉间女巫生气的说道,“你脑子坏掉了吗!!!”
  “我——来——啦!”柱间王子不理会扉间女巫的抗议,扛着扫帚顺着黑色的圣诞树爬了上去。
  柱间王子从窗口跳了进去,宇智波斑抡着扫帚就冲了上来,两人用扫帚大战三百回合,打的房里灰尘漫天,鸡飞狗跳。最后柱间王子凭借身体的微弱优势压倒了宇智波斑。
  “咳咳!”灰头土脸的宇智波斑呸出嘴里的血说道,“我从来没碰到能跟我势均力敌的对手,你赢了!”
  “那你要做我的新娘!”柱间王子抓住宇智波斑的手把他拉了起来。
  “哼!我宇智波斑愿赌服输!”黑长炸的男人抱着手臂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新娘了!”
  “太好啦!”柱间王子抱住宇智波斑转了一个圈,“果然长发公主就是我的真心人!”
  “我不是长发公主啊!”宇智波斑奇怪的问道,“你没看到我的扫帚吗?我是女巫啊!”
  “诶?”
  钩在窗边的假发因为两人之前打斗的波及,已经慢慢滑脱掉了下去。
  担心柱间王子的扉间女巫刚爬了不到两米就因为假发的松脱,直接掉在地上摔懵了。
  他扶住额头休息了一下,睁开眼就发现一双靴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刚刚外出采购莴苣的宇智波泉奈歪着头好奇的看着他,“你没事吧?”
  扉间女巫捂住了胸口默默的想道,天啦!我感觉我的心脏被击中了。
  “你是来找哥哥比试的巫师吗?”宇智波泉奈继续问道。
  “不,我不是。”扉间女巫摆了摆手,他手足无措的挠了挠巫师帽,突然灵机一动,从怀里掏出刚才没来得及递给柱间王子的蔷薇,“送给你!”
  宇智波泉奈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天啦!他好单纯好不做作跟上面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扉间女巫在心里呐喊。
  “谢,谢谢你。”宇智波泉奈接过了蔷薇。
  “泉——奈——你怎么——可以被这个——白化病——给骗了——”宇智波斑在高塔上愤怒的大喊,“这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柱间王子一把拉住正准备往下跳的宇智波斑,“不要冲动!心态放平和!”
  “你试试看你弟弟被拐走了你心态能放平和?!”
  “我弟弟正在下面给你弟弟送花呢……”
  “……” 宇智波斑面无表情的冲向窗口。
  “不要冲动啊!老婆!!” 柱间抱住了宇智波斑。
  从此以后,王子和巫女,巫女和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
  “我觉得吧,你哥哥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鸣人王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
  “你晚上确实不该吃点心了。”鸣人王子又把身上的人用力的托了托,忍不住说道,“你真的要减肥了的说,佐助。”
  “闭嘴!你这个超级大笨蛋!”佐助恼羞成怒的揪住了他的耳朵。
  “痛痛痛痛!我错了佐助QAQ”
  “哼!”
  
  *取自古希腊神话,吃了冥府食物的贝瑟芬妮被迫成为冥府的人,嫁给了冥王哈迪斯。
  
  
  
 

【柱斑】联姻 番外二

祝柱帝斑爷节日快乐!节日怎么能不开车!所以这就是一辆车,已撸到精尽人亡。

在柱间成为火影的一个月之后,他和宇智波斑一同前往火之国的大名府。这一次除了接受大名的赏赐之外,还顺便处理一些所在地的短期任务。却没想到在据点,收到了一份大名夫人私下下达的委托。

火之国的大名有一个女儿夏姬自幼聪敏可爱,被大名及夫人视为掌上明珠。在夏姬十六岁时将她嫁给了左大臣武田的长子,夫妻倒也非常恩爱。不过最近夏姬与其母见面时郁郁寡欢,时不时还掩面哭泣。夫人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女婿最近迷恋上了一位住在清源寺附近的清露夫人,经常外出,甚至有时夜不归宿。大名夫人虽然愤怒,但这种丑闻被公布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恰好此时木叶村的忍者过来,于是就将这个任务交托在了他们手上。

“隐秘的将此事解决。”柱间念道,“绝不可破坏夫妻之间的感情。”

于是斑直接杀掉清露夫人的计划被否决了。

“如果武田大人如此痴情的话,那就只好从清露夫人那边下手了。”柱间将信收起来,思索着。

“我可以直接用写轮眼让清露夫人跟武田断绝关系。”斑说道。

“如果你在和别人热恋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此人要和你断绝关系,你会觉得是什么原因?”柱间反问道。

“家族恩怨。”斑不假思索的说道,然后反应了过来。

柱间笑着把斑拉到怀中亲了一口。“没错,虽然不是清露夫人的家族。但他一定会想到是妻子做了手脚。”

“哼,真麻烦。”斑皱着眉头,他一向不耐烦处理太多感情纠葛的事情。

“所以就按我的想法办吧!”柱间笑道。

大名夫人会在今晚邀请女儿和女婿到府中做客。每次前往大名府时,作为礼节,武田都会佩戴上结婚时大名赐予的玉佩。柱间决定从这里下手,他会将玉佩盗走,而在家中找不到玉佩的武田一定会想到玉佩可能会遗落情人的家中。而在没有约定的时间去时却看到清露夫人与另外的男人恩爱非常,没有什么比撞见自己心爱的人背着自己偷情更大的打击了。

“一定要这样?”宇智波斑怀疑的看着千手柱间。他的面前摆了一套华丽繁复的红色礼服。

“嗯,一定要这样。”千手柱间一本正经的回答。

“难道不能让清露夫人自己来吗?”宇智波斑说道,“这玩意儿特别难穿,结婚的时候就差点没把我给勒死。”

“你想看别的女人在我身上扭来扭去吗?”柱间问。

“想看。”

“……”

“骗你的。”

“我就知道斑最爱我了!”柱间扑上去蹭他。

“好啦你快去准备!”斑扭开脸,抱着手臂小声嘀咕着,“真是拿你没办法。”

柱间扳过他的脸用力亲了一口,然后笑眯眯的出去了。看到柱间已经离开,斑用卷轴收起那套繁复的礼服,也前去自己的任务地点了。

等到柱间带着玉佩返回清源寺的时候,斑已经穿好了和服,正对着镜子皱着眉头往脸上画妆。

“清露夫人呢?”柱间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坐到了斑的身边。

“被我打晕扔到最里面的小屋了。”斑的手一抖,眉毛一下画歪了。他啧了一声,将笔扔下。

看到斑发这种可爱的小脾气,柱间忍不住笑了,他从怀里掏出手帕,替斑把眉毛擦干净,然后又把笔捡起来,凑过去细细的给他画眉。画完眉毛之后左看右看,又觉得不满意,从妆台上的胭脂盒里沾了一抹,涂在斑的眼角。

“你是故意的。”斑闭着眼睛轻轻的说。

“我想起咱们结婚那天晚上,你也是这样。”柱间温柔的注视着斑,又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

“你在想什么?”斑睁开眼睛看着他。

“想干你。”

车走

http://senjumadar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02&extra=  论坛

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他迷迷糊糊的把头扭向门边,柱间正坐在外廊上看月亮。他爬了起来,身上又酸又痛,里面倒是已经清理的干干净净,还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他走到柱间的身边坐下。柱间见他醒了,倒了一杯酒给他。

“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名夫人很满意。”柱间说道。虽然在晚宴上武田脸色不太好,也没有佩戴玉佩,但是对待妻子却已经好了很多。

斑不说话,他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只是靠在柱间的身上打盹。

“对了,我用任务金买了这个!”柱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木盒。斑接过来打开,里面放着一枚玉指环。

“结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送你啊。”柱间把指环取出来,他手一错,又从里面推出一个小的来。“我回来的时候看到有卖这个的,刚好是一对,带在手上也不会影响任务。”

斑接过指环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玉色通透在月光下还泛着浅色的流光。“还不错。”斑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柱间开心起来。他将其中一只指环套上斑的无名指,又在上面亲了一下。斑接过另外一只,照样套在了柱间的手上,也亲了一下。

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完了又靠在一起,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

“真好,”柱间勾住斑的手指,忍不住又笑,“这辈子能和你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啊”斑又喝了一口酒,望着廊外的月亮,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也祝柱斑的小伙伴们节日快乐!~\(≧▽≦)/~

【柱斑】兽欲

       千手柱间用力从一具尸体上拔出了他的阔刃长剑,顺手在尸体上擦干了血迹。他环视四周,战斗已经到了尾声。

  千手桃华跃到他面前向他报告伤亡情况,“一共一人重伤,十九人轻伤,无人身亡。敌人向南部逃窜,现在宇智波斑已经追上去……”

  她话还未说完,远处便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千手桃华眼前一花,面前的人就不见了。

  千手柱间冲到爆炸地点面前,眼前到处都是散落的尸块和血雾,他眼前发晕,握剑的手都有些发抖。

  “咳咳……”宇智波斑用小须佐挥开身上的土块石头,然后站了起来。“可恶,居然在身体里面也埋了炸弹……”他咒骂着从血坑里艰难的爬了出来。

  在看到斑的须佐时柱间就已经镇定下来,他一边纳闷于自己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一边仔仔细细的把斑从上到下扫了一遍。

  “灰头土脸的真是狼狈呀,斑!”在看到斑并没有受伤之后,他又像往常一样揶揄起来。

  “呸!你自己过来试试。”宇智波斑不服气的反驳着,走到他面前,伸出手用力的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两人打闹了一会,柱间又绕着炸出来的坑走了一圈。

  “铁之国的东西果然神奇啊,”他蹲下来拨弄着那小小的金属片,“虽然没有查克拉,也能造出这么厉害的武器。”

  “倒不如说就是没有查克拉,所以才能造出这种玩意儿,弱者的小小伎俩。”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伪装成雷之国截杀的现场也已经布置完了。”宇智波火核向斑报告。

  “好,”斑点了点头,“你和其他人都先回去。”

  “叫上桃华他们一起。”柱间补充。

  宇智波火核带着人走了,千手桃华远远的向柱间打了个手势,柱间向她回应。

  斑不耐烦看他们你来我往的打哑谜,径自往丛林里去了。他跑了很远,最后在一条小溪边停了下来。他解了铠甲扔到一边,然后蹲下来洗脸。

  身后传来破空声,他往旁边一让,顺便给了来人一脚。

  “还是这么敏感呀斑!”柱间笑着闪到了一边。他手里还拎着巨剑,没把它收回卷轴里。斑哼了一声,握住了身边的长镰。

  在建村之后首次接到本国大名的任务,为了表示诚意,这次任务,柱间与斑是一起来执行的。铁之国的人都是没有查克拉的士兵,他们主要依靠的是手中灌入查克拉的新技术武器和炸弹。这对普通人来说可能会有一定威胁,但是对于忍者,特别是像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这样的人来说,也不过是弹弹手指头就能解决的小事罢了。

  他们的身影在林中闪现,树枝在光影里摇曳,伴随着压抑的喘息,每一次的短兵相接都让汗水四溅尘土飞扬。

  “还是和你打比较有意思。”斑向后退了一步,他满不在乎的抹去胳膊上的血,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柱间瞅了一眼自己腰上的伤口,它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愈合。“再这么打下去,可就得不偿失了。”柱间意有所指的说道。

  “啧!”斑不高兴的弹了下舌头。他扔下镰刀,赤手空拳的扑了上去。

  这一次他们打得比手持武器时放的开的多。

  柱间的铠甲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到了什么地方,他身上的衣服在之前和斑拿武器对打的时候也被划的七零八落。斑从那破破烂烂的衣服里看见他结实的小腹和挂着汗水和血水的小麦色肌肤,另外一种不同于战斗的饥渴和欲望升腾起来。

  柱间还在警惕的等待斑的进攻,他对和斑的战斗总是乐此不疲,虽然在别人的眼中他仿佛是一个爱好和平对战斗毫无兴趣的圣人。但是只有斑知道那不过是因为对手实在是渺小无趣勾不起他的欲望而已。

  斑乐于在任何地方任何事情上勾起柱间的任何欲望。

  在躲过柱间揍到他肚子上的一拳之后,斑闪身贴到了柱间的怀里,然后在他的脖子上重重的咬了一口。他满意的感受到了柱间对此直白的反应。于是又在柱间耸动的喉头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柱间立刻打横抱起了斑,他往前走了几步,将他粗鲁的扔在了一片柔软的茅草地上。

车请走  http://senjumadar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85&extra=   论坛

       宇智波斑有气无力的翻过身躺在了地上,他喘息着努力平复自己的心跳,柱间扒开他贴在脸上的头发,在他红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正午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透出,照射在斑还泛着细密汗珠的额头上,他不爽的翻了个身,将脸埋在身边人的胸口。柱间轻抚着斑的后背,又去捡沾在他头发上的树叶草根。一时间静谧无声。只有柱间哼着不知名的小调,用手指慢慢梳着斑的乱发。

  树叶轻轻摇动,将地上的光斑切割成更多细小的光点。从山岗那边吹来的清风,还夹杂着细细的蝉鸣。

  “夏天来了呀……斑。”柱间自言自语的轻声嘀咕着,搂住斑的肩膀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