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轮胎的阿澈

专业造轮胎一百年,从不出厂,没有保障。

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ω・。)ノ♡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让我们在全服论剑大匹配中走到一起*罒▽罒*

我特么吹爆大叔这个模!!
グッ!(๑•̀ㅂ•́)و✧就是没看到小庄的(ಡωಡ)……

有没有浙江特别温州周边地区血型是Rh阴型B的朋友

肆:

四时一刻:



虽然有点突然,在这里发也很奇怪,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途径,可以的话能不能联系一下我,真的非常感谢!




谢谢帮忙扩散和出谋划策的朋友们,真的太感谢你们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




想了想还是写清楚一点比较好,我爸爸得了急性白血病,化疗之后红细胞和血小板都严重下降,急需输血,因为是稀有血型血库没有供给,无论是化疗还是骨髓移植没有足够血液供给就没办法进行,已经跑了血库和各种各样的机构,一直都没有合适的血液,可以的话请帮帮我,帮帮我爸爸,真的非常感谢!




------------




因为不能发微博,麻烦朋友在微博做了转发,链接地址,谢谢帮忙转发的大家,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健康!!!


还好我想到tv这集会喂屎没看,真是明智(手动拜拜)

最近有…柱斑…肉吃吗?感觉好久没吃肉了(இωஇ )

我爱阴阳师,阴阳师使我快乐₍₍ (ง ˙ω˙)ว ⁾⁾

【柱斑】发情期(ABO)之三

过渡章,嗯……

  清晨,森林里已响起了虫鸣鸟叫,南贺川水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安详。晨曦透过薄雾照在宇智波斑的身上,泛起一圈金色的光芒。他踏水而过,返回宇智波的族地。 
  宇智波斑在族地外围的河边逗留了一会儿,虽然他的发情期已经过了,身上的气味也不太明显,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扯开斗篷让千手柱间遗留在他身上的信息素尽量被风吹散。 
  宇智波火核在水边发现他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这么早您就出来修行,真是辛苦了。”宇智波火核寒暄道。斑裹紧了身上的斗篷,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昨夜是你在这一片巡逻吗?” 
  “正是属下。”火核恭敬的说道。 
  “昨晚风雨交加,真是辛苦你了。”斑说道,“我会告诉父亲好好嘉奖你的。” 
  火核有些受宠若惊,他忙说道,“不用了,这是我应该……”话还未说完,宇智波斑抬起手来按在他的肩膀上,“不必谦虚,这是你应得的。”他微笑了一下,放下的手指不经意间擦过火核的颈侧,留下一道红痕。宇智波火核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红,他突然想起斑好像是个年轻而未被标记的omega。宇智波斑又跟他聊了几句,转身走了。 
  回到家中,田岛也已经结束了任务,早就在茶室里等他了。两人先就昨晚的任务说了几句之后,田岛开口说道,“昨晚一定很艰难吧……初次发情期我并不在你的身边,也无法给你任何建议和指导,你一定非常痛苦难熬。”在宇智波一族里,斑无疑是一个顶尖的强大忍者,但以他omega的身份来说,他的能力太过强大了。越是强大的omega趋于本能,会追逐更加强大的alpha作为对象。但是在宇智波一族里并没有能与他并驾齐驱的人。 
  宇智波斑沉默不语,他知道田岛话中的意思。一个强大omega没有合适的alpha,在发情期会陷入生物本能的矛盾死结。一方面因为信息素的影响,他迫切的需要交配,另一方面因为趋向强者的天性,他不会向弱于自己的alpha低头。而当他只能屈就弱者时,他会一边接受一边反抗。在很久之前,宇智波斑还是一个幼童的时候,就目睹过这种惨剧。那个刚刚成年的omega一边哀求结合,而当有alpha靠近时他又拼命反抗,甚至在最后已经被情欲烧得神智不清时,还是出于本能咬伤了和他结合的alpha。他抗拒被alpha标记,拒绝信息素融合。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这个omega被千手一族斩杀为止。 
  “你……昨晚还好吗?”田岛见斑不发一语,关心的问道。 
  斑回过神来,他微微往前弓了一下身,“父亲不用担心,我很好。”他无意识的前倾让田岛看清了他脖子上和锁骨上青紫的吻痕和咬痕。 
   “昨晚是谁守在你的身边呢?”田岛询问道。 
  斑的目光游移,他低声说道,“既然已经结束了,那么那个人是谁就不重要了。”
  见问不出什么,田岛叹了一口气,便让他去休息了。 
  阳光明媚,微风习习,千手柱间结束了夜晚的巡逻,提着一兜蘑菇兴高采烈的往家里走。刚走到族旗之下,一只手突然出现,揽在了他的脖子上。 
  “唷!什么事这么开心啊柱间?”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粗犷男子搂住他打趣道。柱间打了个趔趄,把他的手掰开,“你不用巡逻吗?苍也。” 
  “巡逻这种事不符合我的风格,”他从柱间的布兜里掏出一个蘑菇瞧了瞧,又说道,“我和吾介那家伙交换了一下,晚上巡逻。” 
  “晚上巡逻?”柱间有些诧异。 
  “是啊!晚上的话,会有好事哦……”千手苍也神秘兮兮的凑过来,“传说春天会有耐不住寂寞的山鬼化身成美女来跟人类幽会。” 
  “是吗?哈哈。”柱间敷衍着把他手里的蘑菇又抢了回来,重新塞进了包里。 
  “当然了,你这家伙是肯定不会懂的。”千手苍也故作遗憾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毕竟,你是一个不会发情的alpha嘛!” 
  千手柱间在千手一族里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他是一个毋庸置疑的alpha,但是他从未对任何omega产生过兴趣。当omega发情期的信息素让alpha们情绪激动血脉喷张的时候,他却永远置身事外。“难道那些诱人的omega对你没有什么吸引力吗?”纳闷的千手佛间曾经问过他。“可是那些omega信息素对我根本造不成什么影响啊!”柱间这样回答道。他自信强大,是千手一族的最强忍者,拥有深不可测的查克拉量和族人都望尘莫及的自愈能力,但却是一个对omega信息素没有反应的alpha。族人们都说这是对他太过完美的惩罚,他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直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让他产生了新的想法。 
  “也许我并不是一个有缺陷的alpha。”柱间说道,他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小雀跃。 
  “啊?”千手苍也有些惊诧,他忍不住笑了,“你这家伙胡说些什么呀!” 
  “你相信命中注定这种东西吗?”千手柱间问道,“比如说,只能对特定的人发情。” 
  千手苍也匪夷所思的看着他,“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做梦了现在还没清醒过来?” 
  “啊!是啊,”柱间欢欣鼓舞着说道,“我做了一个非常棒的梦。” 
  接着,他不再理会目瞪口呆的千手苍也,哼着小调回家去了。

 http://senjumadar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37&extra=&page=7  完整版论坛
  就一小段纯洁的洗澡片段居然被屏蔽了OTZ
  “真是个混蛋……” 
  “什么混蛋?”一个好奇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斑吓了一跳,他猛一回头,手臂溅起的水花泼了来人一脸。 
  “呸……”宇智波泉奈抹了一把脸,委屈的说道,“哥哥你干嘛呀!” 
  “抱歉……”斑从旁边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替他擦了擦脸。“我没注意到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宇智波泉奈拉开斑的手说道,“父亲说你发情期到了,我有点担心过来看看。” 
  斑又缩回了水里,他说道,“没什么事,已经过去了。” 
  泉奈担心的扫过他身上的痕迹,伸出手去小心翼翼的碰了下,又问,“疼吗?” 
  斑摇头,“不疼,比起战场上的伤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很快就消掉了。” 
  见斑没什么事,泉奈也就放下心来,他跪坐在斑的身旁把手臂搁在桶边,兴致勃勃的问道,“哥哥,发情期是什么感觉?” 
  “你问这个干嘛?”斑有些诧异的问道,“你又不是omega。” 
  “我就想知道嘛!”泉奈撅起嘴,他今年已经十六岁了,但有时候使起小孩子脾气,斑也拿他没辙。 
  “很热。”斑想了一会儿说道,“身上发热,就像你小时候偷懒结果结错印火属性查克拉暴动的时候差不多。” 
  “哥哥!”对于斑又拿他的童年糗事来说,泉奈提出了抗议。 
  “好吧,不逗你了。”斑宠溺的刮了刮他的鼻子,又接着说道,“热完以后就是脱水,然后肚子疼,omega信息素会暴涨,意识也不太清醒,浑浑噩噩的。” 
  “然后呢?”泉奈紧张的问道。 
  “然后?”斑笑了,“然后就是少儿不宜的内容啦!” 
  “切!”泉奈嫌弃的撇了撇嘴,斑又去拧他气鼓鼓的脸蛋,吓唬道,“你不去修习,跑来这里偷懒,小心父亲知道揍你屁股!” 
  “他才没时间管呢!”泉奈说道,“最近有雷之国的人过来找父亲谈任务,他忙的很,连跟我说话的功夫都没有。” 
  “雷之国?”斑沉吟了一会儿,雷之国内乱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看来本国的忍者已经不够用了,所以才会跑这么远来找宇智波一族。 
  “哥哥你明天陪我练习吧!”泉奈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们好久没有切磋一下了。” 
  “哦?”斑一挑眉,说道,“输了不许哭哦!” 
  “我什么时候哭过啦!哥哥又胡说!”泉奈站了起来,他瞪了斑一眼,瞅到他肩背上的擦痕,又有些泄气的叹了一口气,他垂头丧气的说道,“可惜我不是alpha,不然哥哥也会好过一点。”alpha虽然不会对有血亲关系的omega发情,但是会在omega发情期分泌一种特殊的信息素,可以起到一定的安抚作用。 
  “性别这种事是上天注定改变不了的,”斑拉着他的手安慰道,“更何况我也没事,不过是顺其自然罢了。” 
  “那你舒服吗?”泉奈瞟了一眼他的脸色,小心的问道,“交配的时候舒服吗?” 
  “……小孩子家不要打听这么多!”宇智波斑给了他屁股一下,“快出去!水都要冷了!” 
  泉奈冲他做了个鬼脸,忙不迭的跑了。 
  “唉……”斑捂住了脸,“一个两个都这样,真是……” 
  宇智波田岛在渡口送走了再次来访的雷之国使者,盘算着这次任务的难易程度和任务金额。交接完巡逻任务的众人看到他之后纷纷向他行礼。他漫不经心的点头致意,在和某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信息素气味,他顿在了原地。 
  宇智波火核结束了一夜的巡逻任务,正和同伴商量着要去哪里喝一杯再回去休息,冷不防被族长叫在了原地。 
  田岛转到火核的面前,他心情复杂的盯着这个年轻有为的alpha,火核的脖子上还留着道很浅的伤痕,微弱的omega气息从那里传了过来。他叹了口气,抬手按在了火核的肩膀上。 
  “昨天晚上辛苦你了。” 
  “啊?”宇智波火核想起早上宇智波斑对他说过的话,忙说道,“这不算什么,这是属下应该做的。” 
  宇智波田岛内心五味杂陈,他颇有些不是滋味的盯着火核看了好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走了。 
  “今天碰到的人怎么都这么古怪……”火核挠了挠头皮,他甩甩头,将那些疑问从脑中都甩开,又和同伴勾肩搭背的走了。 
   
  ———————————————— 
  解释一下,柱间的情况特殊,他不是对omega信息素没有反应,是因为自身太过强大,身体会自动筛选强大omega来作为繁衍后代的对象。所以弱小的omega信息素对他来说造不成影响。
  
  
 
  
  

【柱斑】发情期(ABO)下

ABO二设如下
1.A只会被O诱导发情,本身没有发情期。
2.A只有咬住O的后颈腺体并注入信息素才算标记成功,啪啪啪只是临时标记。
3.没有正式标记的情况下啪啪啪不会怀孕。
大概也不会写怀孕
可能会写成系列

连续几天的暴雨终于停了下来。夜空如洗,星子闪闪发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草木香味。

幽暗密林的深处,有两人却对此无知无觉。柱间将头埋在斑的颈窝,他已经沉迷在了这诱人的气息之中。他舔吻着斑的脖子,一只手用力的将他的斗篷扯了下来,斑的信息素立刻弥漫了整个空间。柱间低喘着将斑压到了树上,他急不可耐的用力撕开着斑的衣服,将那湿透的族服扔在了地上。

http://www.jianshu.com/p/cfc0563f1cb5 简书

http://senjumadar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37&extra= 论坛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柱间已经升起了火堆,正在给他烤之前被雨水打湿的衣服。

“你醒啦!”柱间放下衣服坐到他身边,伸手去摸了一下他的额头。“还好,已经退烧了。”昨晚半夜斑突然发起烧来,可把他折腾的够呛。

“什么时候了?”斑坐了起来,幽暗密林不见天日,他也看不到太阳。

“已经是早晨了。”柱间一边回答,一边把水递给他。

“我得走了。”他将柱间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衣扯开。站起身走到火堆旁边捡起自己的衣服,衣服虽然干了,但是从领口到腰间被撕了一个大口子。

“抱歉……把你的衣服弄坏了。”柱间心虚的说道,他偷偷扫了赤身裸体的斑一眼,把头扭到一边,别别扭扭的说,“要不你穿我的吧。”

“穿你的然后回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被一个千手给上了吗?”宇智波斑没好气的说,他将衣服裤子穿好,又去找之前不知道被扔到哪儿的斗篷。

“抱歉……”柱间低声说道,“是我不好,我不该乘人之危,都是我的错……”

斑暼了他一眼,眼见他又要陷入奇怪的消沉癖之中,不禁说道,“算了,是我自己发情期乱跑,让你撞上算我倒霉。”

柱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沉下去,头上甚至长出了一朵小蘑菇,他沮丧的说道,“对不起,我的技术实在太差让你难受了……”

“这不是技术的问题!”宇智波斑气急败坏的说道。

“因为技术太差所以斑觉得倒霉,我理解你。”柱间的头上又噗的长出一朵蘑菇。

“你!”斑炸毛,但是他一如既往地对消沉的柱间毫无办法,于是他妥协道,“好吧,发情期到处乱跑是我不对,碰到你我不倒霉我很幸运行了吧?”

“我就知道!”柱间一改消沉之色,眉飞色舞的说道,“我的技术一定能让你满意。”

斑面无表情的扣上了斗篷的扣子,“我走了。”柱间站起身来拉住了他的手。

“斑……”

“谢谢你,柱间。”斑低声说道,“但我们的关系不会因为这个而改变,你自己也清楚。”

柱间并没有放开,他坚定的说道,“总会改变的,我们一起让他改变。”

“呵……”斑轻笑了一声,“还是这么天真。”他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在这里等你!”柱间在他身后喊到,“下个月我还在这里等你。”

宇智波斑没有回头,他径直走进了柔和的晨光里。

【柱斑】牵手

  自从千手与宇智波结盟以来,已经过了两个多月。时间已经到了夏末秋初,天气变得凉爽起来。
  建村初期诸事繁杂,柱间与斑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也就只有晚上能够忙里偷闲休息一下。
  “今天晚上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傍晚柱间这么提议道。
  斑拒绝了柱间的邀请,“喝酒只会麻痹神经,让人犯错。”
  “不会啊?忙碌的一天之后喝一点清酒,会让人放松下来睡个好觉。”柱间对斑说道,“斑没喝过酒吗?”
  “没有,”斑回答道,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我看过喝醉的人,撒酒疯,又哭又叫……”
  “哈哈……”柱间挠挠头发,“这也只是极端现象而已,在千手一族里,酒能够鼓舞士气,让大家奋勇杀敌。”
  斑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柱间坦然的说道,“不会控制自己的人,就算不喝酒也会情绪不稳定。”他又揶揄了一把斑,“难道斑是怕自己喝醉了撒酒疯吗?”
  “笑话!”斑抱着手臂傲然的说道,“我是那种人吗?!”
  夜半十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从一家小小的居酒屋中走了出来。柱间拒绝了店主出于好意递过来的灯笼。
  “今晚的月亮十分明亮呢,路面看的一清二楚。”柱间笑着说道。他辞别了店主,和宇智波斑一起返回住所。
  深夜的小路上十分安静,只有皎洁的月光和清脆的虫鸣陪伴着两人。              
       千手柱间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和宇智波斑在一起总是能让他快乐。这种快乐与其他任何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不同——他感到安逸从容。这份安定甚至让他心里泛起一股暖洋洋的酥麻感。于是他又靠近了宇智波斑一点,借着酒劲伸出手去拉住了他。
  宇智波斑突然开口说道,“酒的味道还不赖。”
  千手柱间感受到了宇智波斑微妙的窘迫感。他并没有松开拉住斑的手,只是接着斑的话头反问他 ,“斑觉得哪里不错呢?”
  宇智波斑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说的没错,它确实能让人放松下来。”
  “斑现在很放松吗?”千手柱间好奇的问道。
  “嗯。”宇智波斑翘起了嘴角,他眉间的褶皱已经平复下来,酒精让他脑中总是绷紧的弦也松弛了下来。那些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紧张怀疑和不安仿佛全部烟消云散。
  “下次我们再一起出来喝酒吧。”千手柱间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们换一种酒,烧酒怎么样?入口虽然有点辣,但是味道不错而且后劲足。”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话,从酒说到菜,抱怨宇智波家的饭菜又酸又甜不好入口;又从菜说到人,说到家族里的顽固派总是让他费尽口舌。宇智波斑安静的听他半真半假的抱怨和絮絮叨叨的废话,间或应和嘲笑两句。
  千手柱间突然松开了握住斑的手。宇智波斑的心里没来由的沉了一下,一些细碎的情绪涌动着,将他那由酒精麻痹的神经又重新绷了起来。千手柱间抬手将飘落在宇智波斑头顶的树叶拂去,又自然而然的垂下手臂重新握住了斑的手。于是他心里又突然平静了下来。
  他们安静的牵着手漫步在还未建起房舍的林间小道上,明亮的月光从树叶的间隙投射下来,在地上形成点点光斑。 夜风从林中穿过,树叶沙沙轻响。
  虽然柱间与斑都在心里隐秘的期望这段同行的路能够更长一些,但让人遗憾的是幸福的时间总是十分短暂。很快他们就走到了两族分岔的路口。
  “你到家了。”斑轻轻说道。
  “啊…啊…我到了。”柱间应和着,他依旧紧紧握住斑的手没放开。
  斑偏头去看他,柱间依旧傻愣愣的站在路口发呆。斑抽出被柱间握住的手,对他说道,“你进去吧,我先走了。”
  宇智波斑刚转身没走两步,后面的人突然冲到了他面前。
  “斑!我……”
  “你还有什么事吗?”宇智波斑故作镇定的问道。
  “我……”看到斑疑问的眼神,柱间急中生智说道,“我送你回家!”
  “……你是不是喝多了?”宇智波斑的眼神从怀疑变成了鄙视。他伸出五个手指头在柱间面前晃了晃。
  柱间握住他乱晃的手,目光突然变得坚定起来,“我送你回家。”
  宇智波斑怔了一下,他稍微偏了偏头,“啧!真麻烦……好吧。”
  于是千手柱间又开心起来。他重新拉住了斑的手,只是这次换了一个姿势,他分开斑的手指,用自己的指头扣住了他的手背。斑并不理会柱间的幼稚行为,他只是抬着头看着天空。
  此时正是月上中天,皎皎月光投射大地,远处的山峦河流被月色笼罩,更是呈现出一派不同以往的迷离景色。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柱间轻声叹道。
  “啊…”斑应和了一声,他缓缓握紧了柱间的手。
  他们继续在虫鸣夜风中漫步而行,虽然已是夜半三更,明天更有繁杂的工作,但此刻无疑他们是幸福快乐的。
  
  
  ————————————

      小学生谈恋爱~~~~✧٩(ˊωˋ*)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