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轮胎的阿澈

专业造轮胎一百年,从不出厂,没有保障。

【柱斑】联姻 02

红烛摇曳,新娘跪坐在床边,头上的角隐遮住了面容,只露出一张尖尖的下颚。柱间忐忑的走上去将角隐掀开,斑抬起敷着厚厚白粉的脸。他冲柱间咧嘴一笑,嘴角的粉像雪花一样扑簌簌的往下掉,“来吧!哈希拉马!!!!!”

柱间猛的坐了起来,廊外的麻雀被他的动作一惊扑啦啦的飞起一片。还没等他把气喘匀,急切的脚步声就传来了过来。

“柱间!”斑三两步就冲了过来,揪住了他的衣服,“你给我解释一下!”

“啊?”柱间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哦?哦哦!那个啊……”他拉开斑的手说道,“之前在会上的事情没有办法,你也知道的,当时情况危急,如果不这样……”

“谁问你这个了!”斑暴躁的打断了他,“明天结婚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同意明天结婚了!”

“哈?!”这下柱间也傻眼了。

事情要从上午会议结束之后说起。虽然是全体大会,但是因为千手和宇智波的家老们年事已高,所以并没有参加,只是派人前往,等待会议结束之后再回来汇报。不幸的是,千手一族派过去的人正是千手志高。他带着悲痛的表情和喜悦的心情去向长老们汇报了此事,并进行了一些艺术创造。“当时我们和宇智波的家伙正在商议两族联姻的事情。”他沉重的说,“当时商议的结果是不如由族长互娶对方家族的女人以做表率,我们和宇智波族人都达成了一致。当我们正在商议联姻的人选时,族长突然情绪失控抱住了宇智波斑,做出了一些不可描述之事。并且当众向宇智波斑求婚。”

什么?!家老们吃了一惊。性急的千手香里立刻就发作了。“开什么玩笑!与宇智波的联姻我们也是勉强才同意的,怎么可能再搭上一个族长!”等她发泄完心中的不满之后,才有人不紧不慢的开口了,“实际上,就算族长与宇智波联姻,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宇智波家族的血继界限如果能融入千手一族,诞下的后代必然出类拔萃。”千手香里道,“但现在并不是血脉融合的问题!宇智波斑是个男人啊!男人能诞下血脉吗!真是胡闹!”

千手英助拨弄着手边的茶花,问向志高,“你确定族长当时是这样讲的吗?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属下绝没有胡言乱语!”千手志高说道,“当时与会的族人都看见了,族长与宇智波斑十指相扣,还在耳边低声说笑……”他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当时在求婚的时候,族长抱住宇智波斑还亲吻了他的嘴唇。”

“够了!”千手香里用力的拍打着桌子,“在发生这种事情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阻止!你明知道族长是一个经常做出意外之举的人!”

“属下知错了!”千手志高惶恐的伏地了身躯,“当时情况十分混乱,族长在说出惊人之语后直接抱着宇智波斑离场了。”其实是拖着要发狂的宇智波斑的腰强行拖走的,不过有啥差别?他暗暗的想。

居于上位的大长老一直沉默不语的抽着烟杆,这时开口说道,“宇智波斑的态度如何?”

“这正是当时混乱的原因,他同意了族长的求婚。”

“……”

“这件事情必定有鬼,”大长老平复了一下心情,重新开始思考起来,“当初我们没有同意结盟,柱间虽然成功了,但并不代表他对我们没有意见。”

“那您的意思是?”千手香里小心的问道,“这件事是柱间和宇智波斑联合起来的阴谋吗?”

大长老磕掉烟灰,又抽了起来,“正是如此,如果我们反对,他说不定会乘机发难,翻出以前的旧账。现在有了宇智波斑做为同盟者,他更加肆无忌惮!”

“宇智波斑和柱间同盟,他们可以互为后盾!这样可以打击双方反对势力,只要我们反对,他们必然发难!”

“……那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其他人正襟危坐,向大长老投向钦佩的目光。

“支持他们!不但要支持他们,还要尽快举行婚礼!”长老眯起双眼,“派人和宇智波的家老联系,说服他们。只要没有着力点,他们的拳头也是无力的!到时候风平浪静,他们自己就会乱起来!”

“乱起来?”

“呵呵,”大长老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婚姻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首先就是夫妻地位的确认。像他们这样的当世强者,会愿意屈居人下么?”他思索了一会儿,向志高说道,“你去向宇智波的长老说明,请提出让宇智波斑嫁给柱间的意见。我们这边也会提出让宇智波斑成为妻子的条件。因为身份的转变,心高气傲的宇智波斑一定会和柱间产生隔阂。”

于是,知道此事的宇智波斑,气冲冲的杀进了柱间的家里。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柱间喊冤,“在会议结束之后,我就直接回家了。”还做了个可怕的梦……这可不能让斑知道。

“哼!”

“我会和家老们商议……”他揉着头,“要求延后婚期,只要有时间促进一下了解,我们找到合适的女子就可以解除婚约,各自成婚。”

“来不及了……”斑铁青着脸说道,“现在村子里传出流言说你爱我爱的发狂,非我不娶,冲到长老院还要求立刻举行婚礼!”

“啊?”柱间立刻坐直了身体,“不过是一个中午,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流言!”

“我怎么知道,当时会议上那么多人!”斑抱住了手臂,嘲讽道,“这就是你出的馊主意,联姻,呵呵!”

“我也是为了大家好啊!”柱间不服气的说道,“那要不然你就去跟宇智波的族人说,你拒绝了我的求婚!你不喜欢男人就行了!”

斑忍住想要一脚踹飞柱间的冲动,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外面说我泪流满面的同意了婚礼,并且表示已经等待你的求婚好多年了……”

咚的一声,柱间直接栽到了草丛里。

“你应该感到庆幸的是,是我嫁给你而不是你嫁给我,要不然你哭都没地方哭了。”斑继续开着嘲讽。

“什……什么?”柱间努力的爬了起来,“你要嫁给……我?”他的脑中突然浮现出梦中的血盆大口,只感觉眼前一片晕眩。

“千手和宇智波的家老难得达成一致,都要求把我嫁给你,”斑冷冷的说道,“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同意做我的妻子?”

“嗯,我觉得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这种虚名也并没有什么好争夺的。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清楚他们到底在想……”

“你要嫁给我?!!”柱间打断了斑的发言,睁大了眼睛,“你要当我的妻子???”

“……”忍无可忍的斑一脚把柱间重新踹回廊下,“现在是为这种事情惊讶的吗!!!你这个笨蛋!!!”

千手柱间,男,在他二十八岁的那个春天,终于成功(被迫)脱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23)

热度(191)

  1. 心有点疼滚轮胎的阿澈 转载了此文字
    滚轮胎的阿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