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轮胎的阿澈

专业造轮胎一百年,从不出厂,没有保障。

【柱斑】联姻 03

        月上柳梢,参加宴会的宾客已经散去。新房之内,侍女将准备好的托盘放下,掩住门扉静静的退了下去。柱间正襟危坐,瞟了一眼托盘内的东西,一个小瓷瓶,一瓶清酒并两个小盏,剩下的东西被白布盖住,不知道是什么。
         斑掀开角隐,见柱间看着地上,问道,“你看什么呢?”柱间扭过头来正准备说话,却突然呆住了。斑一头黑发都用红绳高高竖起,右眼难得的露了出来,他本来生的白皙,两只眼睛眼角都抹着淡淡的胭脂,唇上还点了朱红,比起女子更有一种别样的艳丽风情。
  “噗!”柱间却忍不住笑了出来,又立刻捂住了嘴。“有什么好笑的!”斑不满的说道。柱间颤抖着手指着斑的脸,“这妆谁给你画的?”斑拿手擦着眼睛,不耐烦的说,“族里的婆婆,说是新娘必须要化妆,不然不吉利。谁知道结婚还有那么多破规矩。”柱间笑完了,看斑还在揉眼睛,他又看不见自己的脸,反而将胭脂抹得到处都是,不由叹了一声,将斑的手拉开,“你又看不见,越揉越多,还是我来吧。”他从怀里拿出手绢,扳过斑的下巴细细的给他擦脸。斑闭着眼睛,说道,“还不是你的馊主意!”说到这里,想起自己的憋屈,忍不住就给了柱间一拳。“喂!”柱间握住了他的手警告,“别瞎动!当心我伤到眼睛!”
  “哼!这点小动作就能伤到眼睛你还真是没用。”斑这么说着,还是把手放下来了。“是……是……我没用,”柱间一边随口答应着一边擦干净了他的眼角,“你嫁给这么没用的我还真是没眼光哦。”“……你要是想找打我可以成全你!”斑忍无可忍一脚踹了过去。柱间立刻闪开,闪电般抓住了他的脚腕。
  “斑,你的脾气越来越大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妻子的行为哦!”柱间随口调侃。斑用力往回抽自己的脚,但是因为坐姿的原因使不上力,干脆的放弃了挣扎,他弯起嘴角,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容,“身为一个好丈夫,难道不应该帮妻子更衣吗?柱间?”柱间一愣,爽快的说道,“你说的没错。”他转抓为托,另一只手伸过来,打算脱掉斑的袜子。正在此时,斑右腿翻转,同时一扭腰左脚用力的朝柱间脸上踢去!“哈!我就知道你来这一招!”柱间坏笑,重新抓牢右脚猛地往上一提,毫无防备的斑直接摔在了床上。
  “你真是卑鄙啊……柱间!”斑捂着腰咬牙说道。“彼此彼此!”柱间放下了斑的脚,后退一步,“好啦不闹了,”他走到托盘前面蹲下来,“要喝点酒吗?”虽然是询问,但是他没等到斑的回答就提起了酒瓶,倒了一杯给斑。斑揉完腰重新盘腿坐下,接过了酒杯。
  两人静静的饮了一会儿酒。
        “其实啊,我非常开心。”柱间开口说道,“能和斑一起,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对以前的我来说真是像做梦一样。”
  “……”斑没有接话,继续沉默的饮着酒。
  柱间撑着胳膊扭过头去看他,笑眼弯弯,“能够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斑呆了一呆,又扭过头去,“柱间,你话太多了。”
  柱间笑眯眯的凑过去靠着斑的肩膀,“别害羞嘛,斑!其实你也一样吧!我好久没看到你这样开心了!”
  “确实很开心。”斑干脆的承认了,“自从结盟以后,和你在一起建立了村子,我好像又看到了新的希望,能让孩子们好好活下去的希望。”
  柱间干脆往后一躺,“嘿嘿…我还记得咱们小时候偷偷在小河边见面互相切磋聊天…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我还记得你那土爆了的衣服和发型,像个笨蛋一样!”斑发出无情的嘲笑。
  “……哪有很土,后来我每天都有换的啊…”柱间消沉了起来。
  “你这消沉的毛病还没改啊!”斑扶着额头,“好吧,后来稍微好了那么一点。”
  “是吗?”柱间活跃了起来,眼珠一转又坐了起来。“我还记得斑有一个很奇怪的毛病…”他慢慢的贴近斑的身后,然后伸出双手猛的将斑搂在怀中,“现在改好了吗!”
  在柱间靠近斑的身后时斑就感到不妙,还没等他挪开就猝不及防被抱了个正着。从身后传来的触感让他瞬间炸了毛,“喂!你给我放开!”斑用力挣扎起来。“看来还是没治好啊?”柱间用力的箍紧了双臂,凑到斑的耳边嘿嘿笑道,“我帮你啊,这可是个不好的习惯,以后如果误伤到别人怎么办呢?”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混蛋!我这是本能!你快给我放开!”斑一脚蹬在墙上用力向后仰,想挣开束缚。柱间干脆随之而倒,“我就不放!我一定要帮你治好这个毛病!”他借酒撒疯抱着斑躺倒在床,两个人相互角力就这样在床上滚了起来。
  一个时辰之后…
  “你…你到底放不放…”斑气喘吁吁,徒劳无功的掰着柱间的手腕。
  “我才不要…”柱间一边喘气一边更加用力的抱住斑的腰。
  “你是真的…喝多了,你等着,等我恢复力气了我一定把你揍的生活不能自理!”
  “等你…等你恢复了再说吧!”柱间勉强翻身将斑压到了身下。斑侧着脸喘气,因为太过用力的原因,颊上浮现一抹薄红。汗珠顺着他的眼角慢慢划到微微张开的唇边。柱间看着,神使鬼差的凑了过去。
  斑正咬着牙思考怎么把他掀到地上好好揍一顿,唇上突然一热,一触即分。他把头费力的转过来瞟了一眼柱间,看他一脸茫然的表情没好气的问到,“你干什么?”
  “啊…”柱间下意识的回答,“你嘴上胭脂我刚才忘记擦掉了。”
  “哦?”斑笑了,他趁柱间发呆的空挡用力挣开了束缚,一拳揍在柱间肚子上。“好吃吗?”他居高临下的冲柱间抬抬下巴。
  “好…痛啊!”柱间倒在地上缩成一团。
  “清醒了吧?”斑捏了捏手腕,头微微一偏,“陪我打一架吧,柱间。”
  端着茶点的侍女枫跪在门口,正要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惊呼,“喂!斑你来真的?!”“废话!我好久没跟你动过手了!怎么你不愿意?”这是宇智波斑的声音。“哈哈哈哈哈哈,乐意奉陪!” 这是族长爽朗的笑声。
  “来吧!柱间!!”
  “我上了!斑!!”
  枫站了起来,看来他们并不需要宵夜。她默默的想着然后端起托盘轻轻走开了。
  
  
  

评论(27)

热度(165)

  1. 心有点疼滚轮胎的阿澈 转载了此文字
    滚轮胎的阿澈
  2. smileyjus滚轮胎的阿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