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轮胎的阿澈

专业造轮胎一百年,从不出厂,没有保障。

【柱斑】联姻 04

  斑一早上是被热醒的。柱间就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扒在他身上,睡得昏天暗地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他用力把柱间推到一边,坐了起来。宿醉的头疼一股一股向他袭来,他按住额头闭上了眼睛。摩擦衣服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柱间也坐了起来。
  “怎么了…”柱间睡眼惺忪的问,“头疼?”
  “明知故问!”斑没好气的说道,“昨天就不该跟你喝那么多酒!”
  “好吧…我的错。”柱间道歉,他伸出双手按在了斑的太阳穴。“我给你按一按就好了…”
  “你不疼吗?”
  “好像不疼,我没什么感觉。”
  “……该死的自愈体质。”
  “斑,你这是嫉妒哦!”
  “哼!”
  “……族长大人醒了吗?”
  正当两人互相拌嘴吵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侍女敲响了门。
  “长老大人们说如果族长大人和夫人起来了就请去神社一趟,最后的仪式还没有完成。”侍女跪伏在地上向内禀告。
  最后的仪式?斑以眼神询问柱间。柱间冲他一笑,吩咐侍女前去通知大长老。
  “千手一族的习俗,”柱间站起身来去找衣服,“新婚夫妻成婚第二日都要去神社祝祷,祈求神明的祝福。”
  斑懒洋洋的撑着脸颊道,“我也要去吗?我可不是千手一族的人。”
  “当然要去啦!”柱间穿好衣服见斑还是懒洋洋的坐在那里,一把将他拉起。“去完千手神社还要去宇智波一族的神社,快一点。”
  “啧!”斑一边找衣服一边不满意的说道,“为什么还要去宇智波神社?我可不知道宇智波还有这种习俗。”
  柱间把梳子递给他,又蹲下来替他拉好衣服下摆。“我也不知道,不过昨天在宴会上听执礼长老说过,好像是和宇智波商量的结果,毕竟如果只到一方神社对另一方终归有些失礼。”
  斑和红绳斗争了半天终于还是放弃了,他扔开梳子,不耐烦的动了动脚,“走吧!赶紧弄完,村子里还一堆事。”
  “别动…”柱间托起他的脚,小心翼翼的给他套上了足袋。“新婚第一天妻子的脚必须先让丈夫碰到哦!不然可不吉利。”
  “……这也是你们千手一族的习俗吗?”
  “不,”柱间笑眯眯的说道,“这是千手柱间的个人说法。”
  “……无聊,走吧!”
  千手一族神社内,千手香里站在神像一旁,冷眼看着柱间和斑缓缓走过来。行礼完毕,她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既然已经是夫妻了,以后就要相互扶持互相体贴,凡事要站在对方的立场多考虑,作为丈夫,要呵护妻子保卫家庭。作为妻子,要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以夫为天相夫教子时时刻刻聆听丈夫的教诲……”
  “咳!!”坐在一旁的大长老用力的打断了香里的话。他扫了一眼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斑,开口说道,“这些繁文缛节都免了吧,他们都不是孩子了,这些事情都懂。对吧?柱间。”
  “是,大长老。”柱间恭敬的回答道。
  “我是看着你长大的,看到你结婚,我自然是非常高兴的…”大长老话锋一转,“但是我听说你和斑在洞房里打起来了…有这回事吗?”
  柱间一愣,反应了过来,“啊!我和斑好久没有切磋了,昨天又多喝了一点酒,所以有点兴奋……”
  “年轻人火气大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千手英助帮柱间说了两句,“娶到自己的心上人总是会有一些激动。”
  “这激动的方向是不是有些不对……”其他人默默的想。
  “好吧,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等神官过来通报了结果,你们就可以进行仪式,正式结为夫妻了。”大长老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还要什么结果…?”斑凑到柱间身边低声问到。
  “我也不清楚…” 柱间摇头。
  “你不是族长吗?你不知道?”斑怀疑的看着他。
  “我也是第一次结婚啊……以前我哪有时间管别人家的婚事。”柱间小声解释。
  “……”
  “马上就好,忍一忍。”感受到斑的不满,柱间轻轻抓住了他的手安抚。
  大门重新打开,神官面色凝重的走了进来。到神像面前之后,他转过身向大长老颔首致意,又转向柱斑二人。
  “族长大人,夫人。请恕在下直言,您二位还不能正式成为夫妻。”神官说道。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除了大长老老僧入定一般波澜不惊以外,其他人开始窃窃私语狐疑不定的看向大殿中央的两人。柱间与斑也疑惑的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不解。
  “还请神官明言,为什么我和斑不能成为夫妻呢?”柱间上前一步,“是因为我们两人同为男子吗?”
  “如果是因为性别的原因无法结婚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千手长老明知如此还一力撮合我们,到底想干什么?只是为了让我宇智波斑丢脸吗?”斑冷冷的开口说道,身边已卷起一股无形的查克拉气流。
  受到这股威压,就连身经百战的大长老,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其他人更是面面相觑不敢发言。
  “斑!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长老们不是那样的人!”柱间紧紧握住斑的手向他使了个眼色。如果能就此顺坡下驴就再好也不过了!斑读懂了他的眼神,哼了一声收敛起了气息。他向大长老甩了一眼刀,就看你们怎么解释吧!
  “神官,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片静默之中千手香里顶着压力问到。
  “没有血……”
  “诶?”
  “没有血,也没有体液……族长和夫人并没有结合,所以仪式根本无法举行。”
  “诶!!!!”柱间睁大了眼睛,就连斑都吃了一惊。“原来神官还要检查床单吗?”柱间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斑用力的掐了一把他的胳膊。
  “咳!”一直老神在在的大长老终于开口了,“真是失礼啊…柱间。居然在洞房之夜无所作为,这种事情如果传到外面,千手一族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啊?不,大长老你听我解释……”柱间着急的说道,“其实我和斑……”
  “身为族长就应该谨言慎行!”千手香里打断了柱间的话,“说是与宇智波一族联姻促进融合,结果对待自己的婚姻却如此消极,在新婚之夜冷落新娘就是你做出的表率吗?”
  “这不是他的错!”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是我昨晚拒绝了他,他不愿意强迫我,所以才没有结合。”
  “宇智波族长与柱间两情相悦情投意合众所周知,为何要拒绝求欢呢?”
  “……”
  “因为我没有经验!”柱间迅速开口解围,“我什么都不懂,非常沮丧,斑安慰我说慢慢来也可以!我们并不知道还有这种规矩……”
  千手英助呵呵笑了,“正是因为考虑到两位可能对众道之事一无所知,所以才命侍女送去了东西,两位都没注意到吗?”
  什么东西?柱间努力回想了一下,尴尬的说道,“啊,那个白布盖住的东西吗?我当时就拿了酒…并没有注意到其他的东西。”
  “……”
  “算了,”大长老站了起来,“既然今天无法完成仪式,那就明日吧!派人去通知宇智波一族,就说今天在千手神殿卜出的卦象不吉,明日才能前往……真是闹剧……”他低声嘀咕了一句,其他人也随他而去了。
  千手英助落后几步走到了柱间的身边,语重心长的说道,“柱间,你要知道,当你和宇智波斑从大会宣布结婚开始,这件事就已经不是你一个人能掌控的事了,香里虽然脾气暴躁,但她的道理是对的,身为族长需要以身作则,两族人都在观望这场婚姻带来的后果,这并不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你们身上可是背负着两个家族。”他拍拍柱间的肩膀默默离开了。
  神殿又恢复了安静,两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里面,一片萧索。
  “走吧,柱间。”斑说道,他看了一眼柱间。柱间低着头,看不见表情。“这不是你的错,”看到如此沮丧的朋友,斑轻声安慰道,“好的想法并不一定能带来好的结果,不必难过,成功之前的失败总是必不可少的。”
  “嗯…”柱间从鼻子里应了一声,他把头埋进斑的肩膀,“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肩膀借我靠一靠…”
  “真拿你没办法,”斑低低的笑了一声,“在你重新振作之前我就勉为其难的借你一用吧。”他轻轻的搂住了柱间的腰。
  好一会儿之后。
  “斑……明天怎么办?”
  “……”
  “我们要结合吗?”
  “闭嘴!”
  
  
  
  
  
  

评论(33)

热度(163)

  1. 心有点疼滚轮胎的阿澈 转载了此文字
    滚轮胎的阿澈
  2. smileyjus滚轮胎的阿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