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轮胎的阿澈

专业造轮胎一百年,从不出厂,没有保障。

【柱斑】联姻 05

  夜幕降临,早春的夜晚还有些寒意。柱间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议事厅。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在聊天说笑。虽然宇智波和千手一族的人依旧甚少交谈,但也可以做到交错而过时不再防备警惕了。受到轻松氛围的感染,他也不禁有些开心起来。
  这也是联姻的功劳呢?他有些得意的想到,在他和宇智波斑的婚礼上,两族人终于放下内心的戒备别别扭扭磕磕绊绊的开始了真正的交流,千手一族的豪爽,宇智波一族的认真不得不说都给对方留下了好的印象。
  他雀跃的走过人来人往的长街,笑眯眯的向民众们点头致意。一拐弯暼到自己家门口的灯笼,忍不住又沮丧起来。可是晚上该怎么办呢?明天又该怎么办呢?想到之前受到的训斥他又有些愧疚,不该因为一时的冲动就把斑拖下水,现在连累他跟自己一起受罪。
  “你站在这儿干嘛呢?”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他一跳。“啊!斑,你回来了啊…”他一回头,就见斑抱着手臂皱着眉毛看他。
  “一个人杵在这儿想什么呢?不回家?”斑问。
  “啊…没什么,只是在想,把你拖下水真是抱歉。”柱间低着头,一米八几的个子在斑面前缩成一团。
  “啧,你才知道吗?”斑呛了一句,看柱间头上的阴影越来越大又不忍起来,“你就不能改改你那臭毛病吗?”
  “……”
  “真麻烦…”斑嘀咕了一句,他搔了搔脸颊,不自在的把脸扭到一边,“好啦!我原谅你了,反正你也不是故意的…”
  “你不原谅也没办法,反正你也是我老婆了。”
  “……你找死吗!”
  “走吧!回家吃饭!我都饿死了!”柱间立刻蹦起来,又恢复了满满活力。他不由分说的拉住斑的手笑眯眯的回家了。
  议事厅内,大长老双眼微眯,默数着手串。“今天算是给了柱间一个教训了。”千手香里说道,“让他知道他是闯了多大的一个祸!”
  “我们这样施压,会不会太过了?”另一人忧虑的问道,“拿正式结合这种事情来刁难,万一惹急了他们,岂不是得不偿失。”正是上午主持仪式的神官。
  “不会…”大长老终于开口了,“说到底,柱间提出联姻是为了促进两族交流。我们可是站在了支持的立场,就算有什么气,也不可能冲我们撒。”
  “但我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千手英助说道,“宇智波的家老们虽然配合了我们,但说白了,不过是因为利益一致罢了。柱间与斑如果真的无法结合,这场闹剧丢脸的不只是我们,心高气傲的宇智波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议会厅内一片死寂。大长老点燃了烟杆,缓缓吸了一口。虽然之前与柱间就结盟的事产生了许多分歧,但是说到底,也是为了维护家族利益。现在两族结盟,不论是任务的完成度还是本族安全,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年轻人的想法就一定是轻率错误的吗?墨守成规就一定对吗?他也经常扪心自问。但是斗气到现在现在不论柱间还是自己都已是骑虎难下。
  “不论如何,该给的下马威已经给了,让柱间也知道我们对他们的小九九不是一无所知。”千手香里嘀咕着,下面有人露出赞同之色,小声议论着。
  大长老将众人表情收入眼中,不由得生出一种日薄西山的苍凉之感。“现在这种情况,无论如何不能再出差错了。”他叫来千手志高,低声吩咐了几句。
  “如果他们无法成事,我们不妨帮一把。现在千手一族的名誉已经将我们绑在了一条船上,再也无法袖手旁观了……”
  柱间与斑又坐到了一起。侍女已将洁白的床铺整理好。仍旧端上了和昨夜一样的托盘。柱间注意到酒壶换了一只描金秀凤的阔肚长颈瓶,瓶盖上还镶嵌着宝石,与自家朴素的风格完全不同。
  枫放下托盘,膝行至柱间面前小声向他解释了几句。柱间脸一红,不自在的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枫向斑行完礼,又默默的退下了。“没有我的命令,里面发生什么都不要进来!”柱间又冲关门的枫补充了一句。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仿佛看到枫露出了一个揶揄的笑容。
  “我真是对她们太纵容了…”柱间叹了口气,将托盘挪到自己和斑的面前。
  “这到底是什么?”为了转移两人之间若有若无的尴尬,柱间抽开了布巾。一排由粗到细排列整齐的玉势静静的躺在那里。
  “……”柱间迅速的重新盖上。
  “刚才枫和你说什么呢?”斑终于开口了。
  “哦…她说长老怕我们没有经验,给我们送了一壶催情酒来。” 柱间暼了斑一眼。
  “……算了,”斑干脆的说,拎起那壶酒给自己和柱间倒了一杯,“爽快一点吧,柱间。”
  柱间接过杯子,摩挲了两下不由得笑了,“你说的没错,倒是我着相了。”他心想,连作为承受方的斑都这么豁达,我还在这儿扭扭捏捏惺惺作态做什么?等这事完了,之后他要揍我骂我,我就让他打一顿出出气好了。
  斑抿了一口酒,眉头不由微微一皱。看到他神色不对,柱间不由问了一句,“怎么了?这酒不好喝吗?” 他喝了一口,并没有尝出什么异常。
  “不,没什么…”斑又倒了一杯,“继续,喝完了好办事。”
  “……斑你真是条汉子”柱间由衷的说道。
  一壶酒虽然不少,但两人你来我往不一会儿便见了底。
  “好热…”斑喃喃说道。他酒量本就不好,一口气喝了这么多,便有些撑不住了。他拉开衣襟将上衣脱了下来。见柱间还在发呆,干脆一转身骑在了他身上。 柱间望着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看着我…柱间,看着我的眼睛。”斑低下头拉住柱间的手放在自己腰上。柱间镇定了一点,抬头看他。
  宇智波一族都有一双好眼睛,斑也不例外。他的眼睛很大,眼尾上挑,显得有些凶。战场上要是有人被这样一双眼睛一瞪,恐怕都要吓的尿裤子。但他现在乖巧的坐在柱间的怀里,温柔的看着他。柱间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溺死在他的眼神里了。
  “太远了…我看不清…”他低低的说了一句,用力收紧了自己的怀抱,让斑的胸口和他毫无嫌隙的贴在一起。然后抬起手,掌住了斑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绵长的一吻结束,两人这才分开。斑撑住他的胸膛微微喘了口气,凑到柱间耳边轻轻咬了一口,调笑道,“现在看清了吗?”
  柱间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一股热流自小腹烧至全身,烧得他整个人都战栗起来。他猛的将斑推倒在地,狠狠的咬住了他的嘴唇。
  千手志高百无聊赖的坐在前厅的廊下,一边吃着侍女送过来的糕点一边哼着荒腔走板的小调。
  侍女枫远远的便向他行了一礼,笑着走了过来。
  “真是麻烦志高大人了呢!”她笑吟吟的说道,“没想到这么晚了长老团还会派你过来做这些事情。”
  “啊…这也是没办法的嘛…”千手志高懒洋洋的说道,“毕竟是族长的终身大事呀。”他一口喝光清酒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让我过来送酒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也要去找点乐子了!”他冲枫眨了眨眼,转身离开了。
  深夜的南贺川依旧不知疲倦的奔流着,千手志高哼着曲子晃到立桥中间停了下来。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纸包,不紧不慢的打开,将细小的粉末抖入河中。“只说了让我送酒,可没明明白白的说要把阳石散加进去呀。”他嘿嘿笑着一把火烧了纸包,又摇摇晃晃的下桥去了。

——————————————————————————

努力造轮胎中…捂胸口倒地,亲友说我就算写3p最后也只会变成斗地主也许不是没有道理…吐血……下一章本垒,开完车就完结。
  
  
  

评论(33)

热度(143)

  1. 心有点疼滚轮胎的阿澈 转载了此文字
    滚轮胎的阿澈
  2. smileyjus滚轮胎的阿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