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轮胎的阿澈

专业造轮胎一百年,从不出厂,没有保障。

【柱斑】牵手

  自从千手与宇智波结盟以来,已经过了两个多月。时间已经到了夏末秋初,天气变得凉爽起来。
  建村初期诸事繁杂,柱间与斑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也就只有晚上能够忙里偷闲休息一下。
  “今天晚上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傍晚柱间这么提议道。
  斑拒绝了柱间的邀请,“喝酒只会麻痹神经,让人犯错。”
  “不会啊?忙碌的一天之后喝一点清酒,会让人放松下来睡个好觉。”柱间对斑说道,“斑没喝过酒吗?”
  “没有,”斑回答道,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我看过喝醉的人,撒酒疯,又哭又叫……”
  “哈哈……”柱间挠挠头发,“这也只是极端现象而已,在千手一族里,酒能够鼓舞士气,让大家奋勇杀敌。”
  斑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柱间坦然的说道,“不会控制自己的人,就算不喝酒也会情绪不稳定。”他又揶揄了一把斑,“难道斑是怕自己喝醉了撒酒疯吗?”
  “笑话!”斑抱着手臂傲然的说道,“我是那种人吗?!”
  夜半十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从一家小小的居酒屋中走了出来。柱间拒绝了店主出于好意递过来的灯笼。
  “今晚的月亮十分明亮呢,路面看的一清二楚。”柱间笑着说道。他辞别了店主,和宇智波斑一起返回住所。
  深夜的小路上十分安静,只有皎洁的月光和清脆的虫鸣陪伴着两人。              
       千手柱间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和宇智波斑在一起总是能让他快乐。这种快乐与其他任何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不同——他感到安逸从容。这份安定甚至让他心里泛起一股暖洋洋的酥麻感。于是他又靠近了宇智波斑一点,借着酒劲伸出手去拉住了他。
  宇智波斑突然开口说道,“酒的味道还不赖。”
  千手柱间感受到了宇智波斑微妙的窘迫感。他并没有松开拉住斑的手,只是接着斑的话头反问他 ,“斑觉得哪里不错呢?”
  宇智波斑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说的没错,它确实能让人放松下来。”
  “斑现在很放松吗?”千手柱间好奇的问道。
  “嗯。”宇智波斑翘起了嘴角,他眉间的褶皱已经平复下来,酒精让他脑中总是绷紧的弦也松弛了下来。那些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紧张怀疑和不安仿佛全部烟消云散。
  “下次我们再一起出来喝酒吧。”千手柱间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们换一种酒,烧酒怎么样?入口虽然有点辣,但是味道不错而且后劲足。”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话,从酒说到菜,抱怨宇智波家的饭菜又酸又甜不好入口;又从菜说到人,说到家族里的顽固派总是让他费尽口舌。宇智波斑安静的听他半真半假的抱怨和絮絮叨叨的废话,间或应和嘲笑两句。
  千手柱间突然松开了握住斑的手。宇智波斑的心里没来由的沉了一下,一些细碎的情绪涌动着,将他那由酒精麻痹的神经又重新绷了起来。千手柱间抬手将飘落在宇智波斑头顶的树叶拂去,又自然而然的垂下手臂重新握住了斑的手。于是他心里又突然平静了下来。
  他们安静的牵着手漫步在还未建起房舍的林间小道上,明亮的月光从树叶的间隙投射下来,在地上形成点点光斑。 夜风从林中穿过,树叶沙沙轻响。
  虽然柱间与斑都在心里隐秘的期望这段同行的路能够更长一些,但让人遗憾的是幸福的时间总是十分短暂。很快他们就走到了两族分岔的路口。
  “你到家了。”斑轻轻说道。
  “啊…啊…我到了。”柱间应和着,他依旧紧紧握住斑的手没放开。
  斑偏头去看他,柱间依旧傻愣愣的站在路口发呆。斑抽出被柱间握住的手,对他说道,“你进去吧,我先走了。”
  宇智波斑刚转身没走两步,后面的人突然冲到了他面前。
  “斑!我……”
  “你还有什么事吗?”宇智波斑故作镇定的问道。
  “我……”看到斑疑问的眼神,柱间急中生智说道,“我送你回家!”
  “……你是不是喝多了?”宇智波斑的眼神从怀疑变成了鄙视。他伸出五个手指头在柱间面前晃了晃。
  柱间握住他乱晃的手,目光突然变得坚定起来,“我送你回家。”
  宇智波斑怔了一下,他稍微偏了偏头,“啧!真麻烦……好吧。”
  于是千手柱间又开心起来。他重新拉住了斑的手,只是这次换了一个姿势,他分开斑的手指,用自己的指头扣住了他的手背。斑并不理会柱间的幼稚行为,他只是抬着头看着天空。
  此时正是月上中天,皎皎月光投射大地,远处的山峦河流被月色笼罩,更是呈现出一派不同以往的迷离景色。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柱间轻声叹道。
  “啊…”斑应和了一声,他缓缓握紧了柱间的手。
  他们继续在虫鸣夜风中漫步而行,虽然已是夜半三更,明天更有繁杂的工作,但此刻无疑他们是幸福快乐的。
  
  
  ————————————

      小学生谈恋爱~~~~✧٩(ˊωˋ*)و✧

评论(24)

热度(96)